当前位置
主页 > 日志大全 > 空间日志 > 恐怖微小说,你敢看到第几个?

恐怖微小说,你敢看到第几个?

推荐人:签名吧 时间2015-10-18 00:04 阅读

“其实他人挺好的,你为什么非要和他分手呢?”

女友小心翼翼地问她,

她一边搅动着杯子里的奶茶,

一边沉思着,

良久才说,

“我当然知道他人好……

有一次,我们去外地玩,住的那家酒店发生了火灾,

过道上四处都是火和烟,我以为我们会死在房间里。

结果,他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根好长好长的绳子,

捆着我,把我从六楼安全地吊放到了地上。”

她停止了搅拌,看着正全神倾听的女友,

“然后那根绳子唰地一下就收上去了,快得像闪电一样,

他从窗户里爬出来,在酒店的墙壁上飞快的游走着,

转眼就下到了地面上。”

女友发出“啊”的一声惊叹,

她也叹了口气,

“到这时,我才发觉身上黏糊糊的,原来,那根本不是什么绳子,

那是他的舌头,他是个壁虎精。”

女友眼睛瞪得大大的,半天才说得出话来,

“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才和他分手的。”

她摇头笑笑,

“其实壁虎精倒也没什么……

只是那一次以后,我才明白,

为什么他吻我的时候,我总是觉得胃痛。”

[空中楼阁]

小笔学的是中文,临近毕业,他一边实习一边求职,很不顺利。他放弃了,想离开学校租间房子,写一部伟大的小说,一鸣惊人。

这天,他在网上看到了一租房广告,一居室,临近地铁,价格很便宜。

小笔马上给房主打电话,想去看看房。房主在单位加班,要八点半才能跟小笔碰面,小笔表示没问题。

晚上,小笔来到那个小区门口等候着。天黑之后,房主赶到了,他戴了一顶高高的帽子,显得有些奇怪。

小笔问他:"房子隔音吗?我需要安静的环境。"

房主说:"八层,顶楼。"

他带小笔看了房子,小笔很满意,当时就付了三个月的租金。于是,房主把钥匙交给了他,走了。

小笔正在打扫房间,听到有人敲门,小笔以为是房主回来了,把防盗门打开一条缝,却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,年纪跟他差不多。对方谦逊的说:"呦,老刘不在?"

小笔说;"他把房子租给了我。"

对方热情地说:"噢,我住在楼上,也是租的房。我打算在这里写一部小说,以后咱们多来往。"

他的话刚落,屋里就陷入了黑暗中,整个大楼都停电了。

小笔说:"好的……"

这时,对方已经上楼去了。

小笔却紧张起来——这不是顶楼吗?

他走出房门,朝上看了看,一片漆黑。他想伸手摸一摸,找到楼梯,上去核实一下,却没有胆量。最后,他摸黑来到楼下,敲响了七层邻居的门。

过了好半天,里面的人才把防盗门打开一条缝,不耐烦地说:"我正在构思小说,敲什么敲!"

小笔看不清他的脸,从声音上判断,他的年纪也跟小笔差不多。

小笔赶紧说:"我是楼上的邻居。请问,这栋楼有九层吗?"

对方楞了楞,说:"这栋楼只有七层!哪来的楼上?神经病!"然后,"啪"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
小笔的头皮一麻。他刚刚从楼上下来,怎么会没有楼上呢?

他抬头看了看,上面黑糊糊的,什么都看不清。他连自己的房间都不敢回了,摸着楼梯扶手跑下去,一直跑出楼门,在月光下仰头数了数:一,二,三,四,五,六。

[漂流瓶]

他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,

然而那个精致小巧的玻璃瓶,

确实是从自家抽水马桶里打着旋儿漂上来的。

不用打开瓶子,

他就能看见里面那张小纸条,还有纸条上华丽的手写体,

“救救我!”

这一定是上次来家里玩的那群小子设计的恶作剧吧?

他不禁笑出了声,冲着马桶说,

“这让我怎么救你啊?”

戴上塑胶手套,他捏着鼻子拣出了玻璃瓶,准备扔到垃圾桶里,

忽然,他的眼睛睁圆了,

纸条下放着一颗钻石,

大约有杏核那么大。

他迫不及待地取出了钻石,在灯光下看了又看。

“不会吧?”

他看着马桶,满头雾水。

马桶里又漂上一个玻璃瓶,

一样的纸条,

更多的钻石。

他不断地冲着马桶喊话,

马桶里不断地浮上装着纸条和钻石的的漂流瓶……

终于,再次浮上的瓶子里,

没有了钻石,

只有那醒目的“救救我!”三个大字。

他的睡衣里踹满了钻石,冲着马桶傻傻地笑着,

“你等着,我就来救你!”

然后他去客厅抱来一块硕大的盆景山石,

狠狠砸进了马桶里。

“再抹上点水泥,就彻底没有缝隙了!”

他满意地自言自语着。

山石“咻”地一声飞了起来,

随后从马桶里伸出一只暗绿色、长满金色瘢痕的手,

快而准确地扼住他的咽喉,

将他拖进了马桶里。

良久,那只手慢慢伸出来,按了一下冲水键。

恐怖微小说,你敢看到第几个?

[真爱]

他艰难支撑起身体,伸手去够放在床边的水杯,

一阵突如其来的咳嗽,打断了他的动作,

他摔回床上,全身随着难以抑制的咳嗽剧烈抽动着。

她急匆匆走进来,

慢慢把他扶起来,

缓缓抚着他瘦骨嶙峋的背,

用纸巾轻轻捂住他的嘴,好让他吐出卡在咽喉里的痰。

他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她,

眼神里全是痛苦和哀伤,

她装作视而不见,用一张新纸巾,小心地擦去他唇边的痰迹。

他一把抓住她的手,

声音嘶哑而虚弱,

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?为什么你不让我去死?”

她握住他那双汗津津、湿漉漉的手,

柔声说着,

“因为我们说过啊,我们是彼此今生唯一的真爱!”

他想哭,然而干枯的双眼,已经没有太多泪水,

“放我去吧,你还年轻啊,你还可以找别人……”

她掩住了他的口,

“我父亲一直卧病在床,从小我就帮着母亲照顾他,

母亲整整照顾了他二十年,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都是在病床前度过的,

然而,她从来没有抱怨过,却总是微笑着。

母亲教给了我,什么叫真爱。”

她把头放在他的胸膛上,倾听着他微弱的心跳,

“今生今世,不离不弃。”

她轻声地念着,

他终于还是哭了。

走进厨房,

她开始精心调配给他的药,就像她最初做的那样,

这是需要万分耐心和细心的活儿,

稍微配错一点,

都可能导致他一命归阴,

或者病情逐渐好转,

这都不是她想要的。

“照顾病的奄奄一息的你,

看着你那混合了绝望和歉疚的眼神,

听着你那感激又伤心的哭声,

这才是真爱啊!”

她贪婪地舔去手背上他的泪痕,嘴角泛起诡异的微笑。

热门推广
看看别的